当前位置:兴发娱乐手机客户端 > 兴发娱乐 > 简明20世纪东亚史: (一)欧洲中心与世界格局 冬川豆
201810/07

简明20世纪东亚史: (一)欧洲中心与世界格局 冬川豆

admin 兴发娱乐 Comments 阅读:
广告位置

  我们要理解历史,首先就要理解历史的各个作用主体在整个格局中的相对位置。如果你把所有主体的相对位置搞混了,那么你把史料堆积起来是不能给你清晰的理解的。首先你要把层次和格局搞对,把相应的比例感调整好,然后才能懂得各个角色之间的相互位置。这种做法照陈寅恪的说法就叫做“各族盛衰之连环性”。他发明这个说法的意思就是说,你不能用从汉到唐的王朝政治逻辑去考虑中古时代的历史演变,你要把整个亚洲北部的各个种族和政治势力的连环互动考虑进去。因为隋唐也不是亚洲北部真正的主人,在某一段时间内,它在突厥面前还是处于被动的。而许多历史学家故意地忽略了隋唐中原以外的其他政治势力对中原的重大作用,因此丧失了适当的比例感。所以仅仅把视野放在中原内部,结果对中原本身的政治发展也就不能得出正确和适当的认识了。要理解隋唐,就得理解隋唐的来源,他们毫无疑问是武川节度使的鲜卑人的后裔,直接秉承了五胡十六国以来蛮族南入中原的整个格局。所以中古史的问题,是整个中亚到内亚的历史格局演变的一个被动和附带的结果。他的看法比其他历史学家高人一筹,就是因为他的眼界更广阔一些,所以厘清线索比较容易。

  近代以来的远东也是类似的情况,你不能像是在春秋战国时代那样把它看成一个相对孤立的整体。近代世界的国际体系中心,毫无疑问在欧洲。无论是拉丁美洲、中东、南亚还是远东,它们的内部的小体系或者子系统的运动,都是欧洲国际体系运动产生的余波。所以如果你把近代史的中心放在东亚大陆内部,那么你得出的结论基本上可以肯定是不正确的。这种不正确的程度,就有点像是汤因比

  曾经描绘过的一种东非中心的历史。据他说是,坦桑尼亚或者肯尼亚一带的德属坦噶尼喀的某一个黑人部落,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有这样的解释,就是说,由于英国登山队员和德国登山队员,在敬拜山神的过程中间有所差异,结果得罪了山神,于是山神就决定,把坦噶尼喀从德国人手中夺过来交给英国人,作为这件伟大事件的附带效果,德国人在欧洲也被英国人打败了。这就是他描绘的“东非中心论”的世界史,是当地某一个黑人部落提出的世界史观。汤因比是一个多元论者,所以他说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哪一种中心论的史观都是不正确的,所以我们最好什么中心论也不要搞。但是在我看来,他的意思实际上是在说明,欧洲中心论是比较接近于正确的看问题的方法,而“东非中心论”的荒谬程度,比“欧洲中心论”大得多。远东在世界格局中的地位,虽然比东非更接近于中心,但是它远远没有像欧洲本身一样接近中心。也就是说它对世界近代史和现代史的冲击力度,是远远要次于欧洲的。所以你不能把主要的动力源和次要的被波及的辅助原因混为一谈,那样的话就把格局搞混了。然而我们的近代史无论是属于哪一派、倾向于哪一种结论的流派,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说,他们其实都跟坦桑尼亚的黑人部落一样,是讲的是“东非中心论”。包括著名的“抗日战争在中国胜利”的学说,就是这种中心论的产物。

  实际上我们如果撇去这些无聊的虚荣心,我们应该首先在讨论任何具体问题之前都要有一个基本前提,就是说,无论是抗日战争也好,中国几次革命也好,八国联军也好,还是以后的直到现在发生的种种事件也好,它的根本动力源不在东亚内部,而在欧洲。东亚的所有政治势力,都是在应对欧洲产生的整个历史冲击波的过程中,做出了各种不同的选择,然后施加了次要的历史影响。如果你有哪一本书,包括我们的中国革命史,或者说反对中国革命史观的其他种种的中华民族史观或其他什么什么史观所产生的历史,之所以不正确,不在于他们在史料方面有什么不正确。史料方面嘛,大家都有正确的地方和不正确的地方。但是一般来说正确的史料在你没有把它放在正确的位置以前是发挥不了作用的;错误的史料一般来说仅仅是出于疏忽大意的史料,跟错别字差不多,是不会影响整个格局的。能够影响格局的不是你史料正确多少,而是你把不同分量的史料有没有放对位置,所以最重要的还是这个基本格局问题。

  所以我在谈论远东格局之前,必须首先谈论19世纪的欧洲格局和20世纪有什么不同。因为这是一个背景问题,所以我就不详细说了。最基本的问题就是:19世纪国际体系,首先是维也纳体系确定的,然后经过1878年的《柏林条约》进行了适当的调整。最后远东、中东、拉丁美洲和非洲,都是这个基本格局调整过程中的一些副反应。1815年维也纳会议所确定的基本格局用简单的两句话来考量就是这样的:在欧洲大陆内部,列强应该实行势力均衡;在欧洲以外的海外世界,皇家海军就是最高法院。英国在这个体系中属于超然的仲裁人地位。欧洲大陆不允许再出现拿破仑或者菲利普二世

  这样的霸权统治者,不容许任何人统治欧洲。这个体系保护了欧洲的小国,不像是其他国家,比如说像是远东的小国一样,很容易被暴秦这样的大国吞没而变成统一帝国。英国人负责维持欧洲的平衡,就是说,列强内部的博弈只要没有超出平衡的限度,英国人就不管。如果有一方严重的越出平衡的限度,可能产生第二个拿破仑的时候,英国就要进行断然干预,不容许任何一方再做大。在大国和小国发生冲突的时候,英国人要尽力维护小国的独立,因此欧洲保留了最多的小国。但是这个平衡体仅限于欧洲,海外是皇家海军说了算,其他任何人都说了不算。这个体系成功的维持了100年和平和繁荣,我们所谓的自由主义的世纪,诸如此类的说法,其实都是对英国统治下的和平的一种政治哲学性的描绘,这种体系没有英国皇家海军的霸权是无法维持的。

  19世纪末叶,这个体系开始有局部松动。局部松动就主要体现在英国以外的欧洲列强开始渗入海外世界,对皇家海军的仲裁权提出了挑战。英国对海外世界的统治相对于远东来说,就体现于李鸿章时代英国对东亚的代理人统治。因为英国皇家海军在独霸七海的时候,他是不希望建立直接统治的。他的标准政策是:只建立若干个中继站和皇家海军的基地,再控制几个要害的贸易港口;在贸易港口以外的内地,尽可能地扶持对英国友好、能够维持自由贸易的本地统治者,而不对它进行直接统治。英国的殖民主义跟我们有些人的想法相反,它不是英国人的主动扩张,而是英国在维持自由贸易的过程中间被迫、不得已地对那些实在不守规矩的统治者实行司法仲裁的结果。一般来说那些统治者犯的错误就是侵犯了私有财产、没收扣押了外商财产,或者说因为挥霍浪费弄到自己破产,牵累到外商、还不起债务之类的。像埃及和印度的许多邦国、许多土邦之所以沦为殖民地,并不是英国人想占它的土地。英国人如果真的想占它的土地,他就自己派官派兵去守,那是会增加额外的费用,对于一个自由贸易帝国来说是错误的做法。只有在这些土邦王,像埃及的副王一样,花光了自己的钱以后,就想去抄没外商的财产,就想去赖债欠外国人的钱不还,在这种情况下要影响整个国际贸易体系以后,英国才被迫出兵干涉,强迫它回到英国人所认为的自由贸易的那个正路上。如果它实在回不来,英国人采取派员监督实行间接统治,这是英国殖民主义起源。如果按照英国人这种做法搞下去,它是根本不用占领任何地方的。

  对于大清来说,这个体系就体现于香港的殖民地和上海的公共租界,以及李鸿章在清廷内部的统治地位。对于大英帝国来说,占据香港和上海这两个贸易体系,跟内地进行广泛的贸易取利就足够了,他根本就不想占领大清帝国的内地各省,只要大清帝国愿意遵守条约,好好搞自由贸易,他不但不会侵略你,而且还会积极地扶持你。这就体现于赫德对海关的改革和琅威理

  对北洋舰队的改革。李鸿章在清廷内部的统治地位,主要就是因为他抓住了这个机会窗口,变成了大清和大英帝国之间的主要联络人和代理人的缘故。

  这个体系开始出现问题就是因为法国、德国和其他国家开始介入了海外殖民事业,而他们对自由贸易的欲望不如英国。首先,最严重破坏的就是法国,它把本国的吏治国家传统带到了非洲阿尔及利亚、尼罗河上游和其他地方,它要求直接占领海外的领土,在这些国家内推行法国式的官僚制度,给阿尔及利亚的每一个村落都配上法国的警察,让阿尔及利亚每个孩童都学会讲法语。不用说,这种统治方式是很昂贵的,官僚机构是最贵不过的事情,你要在殖民地建立跟本国一样的官僚机构,那是非常靡费的事情。英国人控制的印度这个相当于大清帝国全部领土的地方,它有多少军队呢?六万军队。英印帝国的六万军队控制着北到帕米尔高原,南到印度洋这块巨大的、拥有三亿多人口的这个土地。而且这六万人中还有一多半是廓尔喀人和本地的土著部队。英国人参加八国联军到北京的时候,号称是英国军队,其实来的只有几个军官,绝大多数士兵都是在威海卫招募的山东人。英国军官把他们训练出来以后,然后带着他们到天津,然后带着他们一路杀进北京,然后这就算是英国人的军队了。这就是英国人搞的那种极端省钱的殖民主义,如果它还能算殖民主义的话。其实这种东西与其叫“殖民主义”,不如叫做“自由贸易的监督体系”比较合适。

  但是英国人最后还是不得不扩大他的殖民地,主要是因为法国、德国和其他人也加进来了。他们直截了当的,就是不守英国人定下的这个规矩,他们想要直接统治。他们如果征服了一块土地,把它变成殖民地以后,那么就要在这块土地上实行贸易保护政策,通过贸易保护,高关税政策,把英国货物排斥在外,征收到的税收,养一个庞大的官僚机器。这种殖民的模式,按照英国人的看法:第一,它是武断专横的,损害了各殖民地的原有习俗。英国人在香港和上海,他都是不破坏本地的习俗的,英国人按照英国人自己的法律干,华人要娶小老婆你照样娶,要缠足照样缠。中华民国废除缠足多年以后,威海卫的妇女照样缠足,因为英国人不会强力干涉他。无论是强迫你缠足还是强迫你不缠足,这都是违反英国人对自由的理解的。像大清帝国那样强迫你留辫子,否则砍你头,这是违反普通法规定的自由的;但是像中华民国那样,派警察去非要剪掉你的辫子不可,你不剪辫子就抓进派出所,这同样也是违反英国的制度的。英国的制度就是什么也不管,你爱咋咋的,爱缠足缠足,爱留辫子留辫子,爱剪辫子随你,爱胖子也随你这种做法。这种做法对英国人来说,一方面是他们的法律传统;另一方面也是成本最低。但是法国人的做法,他就要教你们统统学法语,学启蒙运动的理念,把你们统统变成法国人。这种层面是非常高的。从英国人的角度看,最好是各国都不搞殖民地,只搞自由贸易,搞自由贸易是对英国人最有利的。英国人不用占领大清就能得到大清的自由贸易。

  但是如果各国各占一块土地,把大清给挖空了的话,那么英国人即使分到最大一份,他其实比占有全部自由贸易还是吃亏。因为谁都不分殖民地的时候,等于是全世界都是英国的自由贸易区。如果列强瓜分了殖民地,即使有一半或者是40%的殖民地归了大英帝国,实际上大英帝国所占的份额由原来的将近百分之百,也就降到了现在的40%、50%了,19世纪末叶的情况就是这样的。大英帝国在其他后进国家的驱迫之下,很不情愿地直接占领了殖民地。这对他是双重损失:一方面,他扩大了殖民地占有区,也就增加了行政费用,这是他不高兴支付的;另一方面,别人占领了殖民地使他本来可以利用的自由贸易区缩小了,这意味着维也纳体系确定的国际体系日趋衰落。

  英国人应对的方法不是直接反对,而是跟后进的各列强搞协商。第一个协商其实是体现在美洲,就是门罗主义。美国人对美洲的政策就是,坚决反对欧洲列强干涉南美各个弱小的共和国。这种政策,其实美国当时的实力不足以支持这一点,能够实现还是英国暗中支持。在英国人看来,他本来就不打算兼并南美的任何领土,所以美国人禁止欧洲列强进入南美对它没有损害。同时美国人又没有禁止它搞贸易,实际上是在帮他的忙。由美国人出一个头,其他国家,像法国这样有领土野心的国家进不来了,但是大家搞自由贸易还是照样搞。而只要搞自由贸易,总是对英国人是有利的。

  是跟法国人签署的,主要就是解决了尼罗河上游和非洲的长期争议。1907年的英俄协约(将波斯划分成南部的英国势力范围、北部的俄国势力范围和中部的缓冲地带)则是解决了著名的忌问题,就是俄罗斯向中亚的推进对英印帝国造成了威胁,这个威胁就涉及到西藏和新疆的问题。英国对西藏和新疆的干涉也是保护性的,他的主要目的是在这些地方树立缓冲国阻止俄国南下,如果大清能够封闭这些地方,他也其实并不想要这些领土。在远东地区,他采取了同样的代理人政策。甲午以前,他选择的主要代理人是李鸿章。他希望李鸿章像南美的巴西帝国或者中东的奥斯曼帝国一样,能够替英国人阻止俄国南下,同时能够维护英国在远东的贸易利益。但是甲午一战证明大清帝国完全不中用。战争以前英国支持袁世凯和李鸿章把俄国人赶出朝鲜的扩张性政策,反对美国人维护朝鲜独立的企图;战争一结束他已经看清楚大清帝国是扶不起的阿斗了,唯一能够阻止俄国南下、充当东亚代理人的角色,就是原来很不起眼的日本。于是甲午战争产生了第一次英日同盟(1902年签订。针对俄国的扩张,双方承认清国和朝鲜的独立,倘使双方在清国和朝鲜的利益因别国侵略或内部骚乱造成损失时,任何一方均可采取必要的措施;缔结国的一方如与其他国家发生战争时,另一方应严守中立;如一方与两个或两个以上其他国家作战时,另一方应给与军事援助)。

  大英帝国改变了他代理人的选择,于是大清的国际地位从此就急剧下降了,本来它像奥斯曼帝国一样,只要做英国的代理人,那么英国会极力维持你的领土完整的。今后就没有这个必要了。随着英国在世界上采取集中精力保卫北海的政策,在全世界采取后退政策,大家要明白,远东只是世界体系一个不太重要的部分,它在世界体系中的地位不仅不如欧洲,而且比起中东还要更次要一点,只是比非洲要稍微强一点。所以英国人第二次

  和第三次英日同盟(巩固和维持东亚与印度地区的总体和平局势;维护清国的独立和领土完整,确保列强在清国享有工商业机会均等原则,保护列强在清帝国的共同利益;维护缔约国在东亚和印度地区的领土权利,保卫缔约国在上述地区的特殊利益)签署的时间都要比它在欧洲签署的时间要晚。1911年,第三次英日同盟奠定了20世纪初叶的远东体系,它实际上的意思就是:英国人授予日本在远东的行动自由,希望日本能代替他担负起维持远东秩序的任务。

  这个任务,在美洲,他等于是交付给了美国;在西非交付给了法国;在中东地区则交给了俄国。这四个基本协约,就是:第一,门罗主义;第二,英法协约;第三,英俄协约;第四,英日同盟。等于是大英帝国作为总公司的老板,在年老力衰的情况下,决定进入一个半退休状态,在半退休以前,他把他原先的四个分公司分给了四个比较信得过的好朋友,美洲归美国管,非洲归法国管,中东则交给俄国,远东交给日本。在这个规划当中,奥斯曼帝国和大清帝国都做了牺牲品,这是他们后来遭到历史厄运的根本原因。

  第一次世界大战代表国际体系的最后解体。我们可以看出,英国签署的那四个分公司协议,漏了一个最主要的新兴强国就是德国,这四个协议签署,德国就已经变成釜底游鱼了,它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冲不出去。之所以是这样,是英国人在战前对各国做了一系列判断,它判断法国人和俄国人以及其他列强的要求是具体而有限的,只有德国人希望推翻整个国际体系。别人都是因为具体要点好处,比如说,法国人也无非就是要摩洛哥或者要苏丹的土地,那么我们分一下,分一部分给你,分一部分给我就解决了。俄国人也无非是要中亚的政权,那我划一条边境,规定阿富汗以北归俄国,阿富汗以南归英国也就可以解决了。日本人他的要求是没有超出远东范围的,这个更好解决。美国人也不可能在美洲和太平洋以外发生作用。唯一问题是德国。德国如果是要求刚果的领土或者其他什么地方领土,英国人是很愿意给它的,愿意把英国自己和葡萄牙一些用不着的殖民地划给它,但是德国人的要求实际上是要求改变霸权的秩序。这一点特别要在海上跟英国争霸,这是英国不能容忍的。因此早在大战以前英国已经做好了全球布局。而德国知道自己是在被包围的状态中,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当中他首先采取了犯规的措施。


什么值得买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发表评论:                              

来看看其他人说了些什么?


什么值得买
底部广告位置